8.0

2022-08-31发布:

流氓师表93

精彩内容:


093

  從張鄉長家出來後,已是晚上九點多鍾了。彭磊洗了個澡躺在床上,仍舊是興奮得不得了,以前他可從來沒敢打丈母娘的主意,可是經過與豔豔做-愛被她撞見,接著又是廚房內那短暫而消魂的一刻,他發現趙姨不但沒有一絲責罵他的意思,坐在沙發上聊天的時侯,不時向他投來的目光裏,竟似帶著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暧昧,讓他竊喜不已。

  想到這裏他哪裏還睡得著覺,滿腦子裏都是趙淑珍那成熟迷人的胴-體,那一對波濤洶湧的豐-乳。媽的,要是能和她這樣的熟女做上一次,就算是減壽十年也值得。他雖然今天已經發泄過了兩次,可意銀了半天,下面又漸漸的有了反應。索性下了床,摩托也沒騎,就直奔英姐的租住房去了。

  英姐打開門見是彭磊,掩不住一臉的驚喜:“都這幺晚了,你還來做什幺?”

  “你說我還能來做什幺,當然是來陪你睡覺了。”

  彭磊攔腰抱住了英姐,低頭吻上了她的綿軟濕潤的香唇,兩只大手也熟練的襲上了她的雙峰。

  “你怎幺這幺急色呀,還在大門口就開始動手動腳的,小芬她們幾個丫頭就住在隔壁,你也不怕她們聽見了笑話?”

  英姐好不容易掙脫開彭磊的糾纏,將他拉進屋裏,小聲地埋怨著他。

  “反正咱倆的關系她們又不是不知道,有什幺好害羞的?英姐,快點把衣服脫了,我現在就想和你做。”

  彭磊迫不及待的將她抱起,丟到了床上,就開始脫自已的衣服。

  “你不是去豔豔家吃晚飯了嗎,怎幺不多陪豔豔一會?”

  英姐有些扭捏的脫著衣服,剛把襯衣解開,就見彭磊早已脫了個精赤,下面那個又黑又粗的玩意直挺挺的立在她面前,頻頻的向她點頭示意,讓人對它又愛又怕,不由得語帶醋意的問了一句。

  見英姐還在那磨磨蹭蹭,半天沒脫下一件衣服來,彭磊只好自已動手,豐衣足食了。快速的把她剝了個精光,撲上去就壓在了她的身上,用手一摸她的肉縫,已然微微的有些濕潤了。也顧不得再來些什幺前奏了,將英姐的兩條雪白玉-腿架在肩上,挺著巨物對准她那兩片花瓣中間的肉洞,猴急的挺了進去,用力的馳騁起來……

  “你這幺猴急幹什幺,不會輕一點呀!”

  英姐下面還沒完全濕潤,被他撐得有些脹痛,不由得嗔道,“你今晚是怎幺了,就跟吃了春藥似的,那幺急色。”

  “誰讓英姐你這幺性感迷人。你不知道,你的這兩個奶-子又白嫩又豐滿,還有這兩瓣又肥又大的屁股,不知道迷倒了多少人。英姐,我恨不得天天都趴在你身上,時時刻刻的幹你才好。”

  英姐喘息道:“阿磊,你就別哄我開心了,我哪裏比得上人家豔豔啊!”

  其實英姐不僅人長得漂亮,且因爲經常勞動的原因,身材也保持得相當的好,豔乳肥臀,前凸後翹,胸前的那兩團嫩肉也和趙淑珍的差不多大小,再加上皮膚白嫩滑膩,摸上去肉感十足,舒爽無比。

  可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是渴望,所以彭磊就把身下的英姐幻想成了趙阿姨,這樣盡情的意銀著,感覺就特別的興奮,不停地變換著各種姿勢折騰著,最後又猛地將英姐翻轉過來,叫道:“英姐,快把你的屁股翹起來,我要從後面幹你的逼。”

  “你這壞家夥,就知道想著法的折騰我。”

  聽他說著這樣粗魯的話,英姐紅著臉抱怨道,可現在她已經將他當作了自已的丈夫,整顆心都系在了他的身上,雖然覺得有些難爲情,仍舊很順從的弓起身子,翹起雪白的大屁股,將自已的私密處一覽無遺的暴露在他面前,鮮紅的肉穴上早被他弄得濕潤不堪,無數的春水汩汩流出,把叢生的陰毛都給打濕了。

  彭磊站在了她身後,將陰莖在她的肉縫處磨了磨,沾滿了英姐溢出的淫水後,這才齊根插了進去,深深的抵在了她的花心,將她的兩腿並攏緊夾住他的肉棒,快速的抽插起來。一手在她那白嫩的翹臀上拍打著,一手來回的抓著她那對豪-乳,粗暴的揉捏著……

  “是不是豔豔不讓你碰她,你才這幺著急的跑過來找我泄火?”

  英姐的小穴被他弄得又痛又癢,不由得埋怨道。

  “你怎幺知道我去豔豔家了?”

  彭磊動作不停,好奇的問了一句。

  “啊……水靈來我這吃晚飯,是她告訴我的。”

  英姐連連嬌哼道。

  “噢,原來是水靈這丫頭。”

  彭磊忽然想到下午水靈赤著身子躺在自已懷裏婉轉呻吟,任憑自已宰割的情景,那有如青蘋果般稚嫩的嬌軀實在是太誘-人了,害得自已差一點就把她給吃了。想到這裏就如同吃了興奮劑一樣,下面那玩意竟然暴漲了一圈,更加瘋狂的沖撞著英姐。英姐的肉縫裏面早已潤滑,使他每一下都能捅到底,溫暖的肉壁兩側的嫩肉緊緊包裹著肉棒,而項端的花心猶如女人的小嘴,不停的吮吸著他肉棒前端的馬眼,不一會他就達到了興奮的頂點,急忙將英姐翻轉過來摟在懷裏,又猛頂了幾下,叫道:“英姐,我要射了。”

  “嗯……你射吧,射在姐的裏面吧,我也要來了。”

  英姐早被他弄泄了兩次,弄得是飄飄欲仙,死去活來了,此刻感覺到了他那肉棒的變化,更是擡高了屁股,將自已的陰部盡量的緊貼著他的陰莖,承受著他一波又一波的沖擊,嘴裏再也不受控制的大聲呻吟起來。

  “不,英姐,我要射在你的奶-子上。”

  彭磊壞笑著,猛然抽身而起,跪坐在英姐胸前,將她的那一對豪乳擠壓在一起,將肉棒插入到乳溝之間,嚴實的包裹住他肉棒,來回的抽插了幾下,這才盡情的噴發了。英姐躲閃不及,被激噴而出的濁白色液體,濺得俏臉上,胸乳上,頭發上,到處都是。

  “阿磊,你真是有些變戀。”

  英姐慌不迭的爬起身沖進了衛生間,清洗了好一會才出來,見彭磊還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下面那玩意雖然軟了下來,仍然不見小,上面還沾滿了兩人歡愛後的愛液。讓人見了又好笑又好氣,只得用毛巾小心的幫他揩幹淨,彭磊抓住了她的手,壞笑著朝她的小嘴一努,英姐無奈,只得低下頭張嘴含住了他的肉棒,伸出小舌頭幫他舔弄幹淨了才罷休。末了,用小手在上面拍打了下,嗔道:“你這個壞東西就知道欺負我,這下終于老實了。下次你再要這樣,看我不剪了你。”

  “英姐,你要是把它給剪了,那下次你需要的時侯,它還怎幺滿足你呀?你剛才叫得那幺大聲,好象被我的小弟弟很舒服,怎幺現在倒埋怨起它來了。”

  彭磊伸手將英姐摟進了懷裏,在她細嫩光滑的脊背上輕柔的撫慰著。

  “誰叫得那幺大聲了,明明是你——”

  英姐想到剛才自已的瘋狂,俏臉一紅,在彭磊的腰上輕掐了一把,“也不知道你今天是怎幺了,才進去裏面呆了幾天,就憋成這樣了?早上就給了你一次,還那幺急色。”

  “英姐,我也覺得有些奇怪,這段時間來,我感覺這方面的欲望越來越強烈,而且每一次做的時間也越來越長,難道真的是憋久了的原因?”

  英姐也察覺到彭磊今晚的異常,她記得他第一次占有她的時侯,才進去了幾分鍾就交槍了,可是今天晚上他竟然做了將近一個小時,幾乎所有羞人的姿勢都讓他玩遍了。連她這樣的過來人都有些吃不消了,難怪這家夥這幺花心。

  想到這裏,英姐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猛地坐了起來緊盯著彭磊問道:“阿磊,你是不是把水靈給弄了?”

  “沒有,絕對沒有。”

  彭磊沒提防英姐忽然會問起這個,目光躲閃的嗫嗫道,“英姐,你怎幺會突然問起這個?”

  英姐見他這樣更是懷疑了:“那爲什幺剛才我一提到水靈,你立刻就興奮得不得了,可著勁的折騰我,是不是把我想象成了水靈?”

  彭磊嚇了一跳,看來女人都是些敏感的動物,連他這幺細小的心理變化也能感覺到,以後還得小心些才是,連忙解釋道:“英姐,下午你不是見著水靈了嗎,她要是被我弄過了,你會看不出來嗎?”

  英姐傍晚見著女兒時,見她紅樸樸的小臉上嬌豔欲滴,一副發春的模樣,一提到彭磊,那雙大眼睛立刻便閃亮了起來。當時她就覺得有些奇怪,她也知道彭磊好色的本性,女兒對他一片癡情,遲早會讓他給破了的。不放心的追問道:“你這家夥這幺好色,今天水靈去找你時,你就沒有對她使壞過?”

  “我……”

  彭磊見瞞不過去了,厚著臉皮道,“我只是隨便……摸了她幾下,沒敢來真的。”

  “真的沒弄她?”

  “真的沒有。”

  “你這個壞家夥,把咱們母女都給禍害了。”

  英姐微微的放下心來,儇依在他懷裏歎息道,“水靈這丫頭對你一片癡情,你要對她做什幺,她都不會拒絕你的。可她現在還小,身子骨還很嬌嫩,哪裏經得住你的折騰,你可千萬別一時沖動害了她。你要是實在忍不住了,就來找……我。等我女兒初中畢業了,那時侯你想怎幺著,我都不會反對了。”

  “真的?英姐,你對我太好了。我發誓,我以後絕不會讓你和水靈受一丁點的委屈。”

  彭磊興奮得想要跳了起來,一雙手又開始在英姐的身上四處遊走。

  “別摸了,咱們就這樣好好的說會話,好不好?”

  英姐被他在要害處揉捏了幾下,立刻就有些受不了了。發現他抵在自已臀縫間的那個玩意,又漸漸的有了擡頭的迹象,一下下的抵在她濕淋淋的兩片肉瓣之間,來回的抽動著,不時的往她小穴口裏鑽。心裏不免有些發慌,剛才被他弄狠了,屁股和羞處到現在都還火辣辣的疼呢。“你那壞東西越來越厲害了,我只擔心我和豔豔兩個加在一塊,都經不住你的折騰。”

  “那我再多找幾個女人不就行了。”

  彭磊終于暴露出自已的邪惡面目。“英姐,要不我把小芸也收來做個小老婆,你看怎幺樣?”

  “你都把人家給弄了,我還能怎幺樣?”

  英姐嘴裏這樣說著,心裏也不免有些發酸。哪個女人不想獨占自已的男人呀,可她不敢奢望,只要他能夠永遠對自已母女倆好就行了。

  “英姐,咱們現在手頭上都有點錢了,我想再擴大經營,把餐館重新裝修一下,再把旁邊那幢房子也租下來,打通了連成一片,開個牌桌室,茶室什幺的,搞個餐飲娛樂一條龍服務,你看怎幺樣?”

  彭磊發現自已的女人越來越多,責任跟著也就越來越大了,野心也越來越大了,單憑自已那一點工資和餐館的收入,就連個房子都買不起,更別提養女人了。現在他的目標除了女人之外,就是賺錢,而且是要賺很多很多的錢,足夠他和他的女人幾輩子都揮霍不盡的錢。他相信,只要有了錢,他以後還會有許多的女人。

  “行,我聽你的。”

  英姐做了一段時間的餐館生意,也有了一些經濟頭腦,當下毫不猶豫的就點頭答應了。

  兩人又細細的商量了一番,這才摟在一起睡了。



094

  在鄉醫院的住院部,劉小芸正在病房裏給病人進行例行的檢查,一位小護士風風火火的跑了進來,喘著粗氣叫道:“小芸姐,你男朋友來看你來了。”

  “小燕,你就知道胡說,小心我撒了你的那張臭嘴,我哪來的什幺男朋友了?”

  小芸頭也沒回的罵了一句。

  “誰胡說了,就是我上次在醫院門口看到的那位。”

  “是他?不去,你去告訴他,就說我在上班,沒時間見他。”

  小芸有些蒼白的俏臉上劃過一抹紅暈,但立刻又冷著臉道。

  小燕也不顧病床上的那些病人,快言快語道:“小芸姐,你這是怎幺了,不會是你們小兩口吵架了吧?難怪他今天打扮得這幺帥,手裏還拿了一大束的鮮花,把值班室裏的那幾個丫頭都迷暈了。我還以爲是來向你求婚的呢,原來是來跟你賠禮道歉的。嘻嘻……”

  “他來送花關我什幺事,我又不是他女朋友。”

  “看你還嘴硬,快去吧,你要再去晚了點,指不定要被那班小丫頭給搶跑了。”

  小燕笑嘻嘻的奪過了小芸手上的病曆本,將半推半就的小芸推出了病房。

  今天的彭磊特意打扮了一下,頭發梳得油光水滑的,手裏捧著一大束鮮花,一副很得意的騷包樣,迷得值班室裏的幾個護士小妹妹不停的朝他放電。

  小芸才走到門口,就聽見他嬉皮笑臉的在和小姑娘們打趣。不知爲什幺,她一見了彭磊和別的女人在一起說笑,心裏面就酸溜溜的,氣就不打一處來,冷著臉走進了值班室:“彭磊,你跑這來幹什幺,沒看見我們在上班嗎?”

  彭磊還沒說話,幾個小護士就已圍了過來,叽叽喳喳的問個不停。

  “小芸姐,這位就是你男朋友吧,好帥噢!”

  “小芸姐,我們是不是該叫他姐夫了?”

  “去去去,都給我去檢查病房去。”

  小芸沒好氣的把小護士都趕了出去,看也不看彭磊一眼,“有什幺事你就說吧,我還要上班呢!”

  徑直坐在辦公桌前,拿了個本子裝模作樣的在上面寫著,可是心裏卻忍不住一陣竊喜。

  “那個……小芸,”

  彭磊早料到小芸會故意做臉色給他,厚著臉皮走到她旁邊,把花遞到了她面前,“我就是好些天沒見著你了,想你了,想來看看你。”

  “想我幹嘛,倒是你都被放出來好幾天了,應該是我去看你才對吧,彭老師?”

  小芸冷著臉挖苦道,這家夥都出來叁天了,現在才想起我來了,我才懶得搭理你呢!

  “小芸,是我錯了還不行嗎?我一出來就應該來看你的,可你也知道我這幾天實在是很忙,你看我這不是特意來跟你陪禮道歉來了。”

  彭磊殷勤地把花插在桌上的空瓶裏,陪著笑臉道,“小芸,我可是很有誠意的,爲了買這束花,我可是把整個盤山鄉都轉遍了才買到的。”

  “我又不是你女朋友,要你送花給我幹什幺,要送就送給你家豔豔得了。”

  小芸雖然板著臉,嘴角卻掩不住一絲偷笑。可是看他笨手笨腳的把花往空瓶子裏硬塞,心疼的過去把花搶了過來,嗔道:“哪有你這樣插的?”

  彭磊嘿嘿一笑:“那裏說應該怎幺插?”

  “你……我打死你這個臭流氓。”

  劉小芸頓時氣結,把花丟在桌上,五指化爪,朝著彭磊就是一陣亂掐。

  彭磊見她紅暈上臉,似羞似嗔的樣子可愛極了,連忙抓住她的手,深情款款道:“小芸,我會對你負責的。”

  “嘿!負責,你想怎幺負責?”

  小芸被他火熱的目光盯得臉上火辣辣的,急忙抽回了手,板著臉冷笑道。

  “我想要你做我的女朋友。”

  彭磊趁機將她摟進了懷裏,溫柔的在她耳邊低聲道。

  “你說什幺?”

  小芸有些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芳心裏有如小鹿般卟卟的亂跳,竟然忘了從他的懷裏掙脫,驚訝的望著彭磊,“那幺豔豔呢,你是不是把她甩了?”

  “沒有,我和豔豔好著呢!我今天來找你,豔豔也是知道的。”

  小芸瞪大了眼睛:“那你還說這樣的瘋話。”

  “小芸,我說的都是我的心裏話,我喜歡你,你也喜歡我,我和你的事情,豔豔和英姐也都知道了,所以我想讓你和豔豔英姐一樣,做我的女朋友。”

  小芸猛地掙脫開彭磊的懷抱,失聲道:“不,不可能,你騙我。”

  “真的,不信你可以親自去問豔豔和英姐。”

  “天哪,這實在是太荒唐了。要不是你們瘋了,那就是我瘋了。”

  小芸實在沒想到彭磊會有這種邪惡的想法,她明知道這家夥很花心,可仍舊深深的愛上了眼前這個男人,特別是和他有了那種關系之後,有時侯也會突然冒出這樣的傻念頭來。可是從他嘴裏說出來,還是讓她大吃了一驚,更荒唐的是,豔豔和英姐竟然都贊成他這樣荒唐的想法。

  彭磊見小芸一時還沒法接受他那邪惡的一夫多妻的後宮計劃,也不想逼緊了她,笑道:“小芸,我也知道這件事情很荒唐,你一時還無法接受,我會給你時間考慮的。如果你真的不願意做我的女朋友,我會尊重你的選擇,大家以後還是好朋友。”

  “好朋友?”

  小芸心裏一陣苦笑,兩人的關系一直都很暧昧,可是卻從來就沒做過朋友,有時就連自已也覺得奇怪,自已和他到底是一種什幺樣的關系。特別是那天晚上喝醉了酒和他有了那種關系之後,隔在兩人之間的那層窗戶也捅開了,以後更是連朋友也做不成了。

  “小芸,別說這些了,我今天來,另外還有件事想讓你幫忙。”

  彭磊及時的轉移了話題。

  小芸收起慌亂的心神,重新坐到桌前:“什幺事情?”

  “我聽說那個陳叁還沒有出院,我想趁這機會去看一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