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0发布:

圣诞夜大战

精彩内容:

有個比聖誕節還要更西化的節日,近年才在大專界興起的,猜到嗎?是十月叁十一日的萬聖節!很多趕時髦的青年男女都學起洋鬼子化個鬼裝或戴個面具跑到酒吧去狂歡一夜,相當有節日氣氛。

我們這些據說是未來世界楝樑的大學生,這種好玩的玩藝,哪裏有不參加的道理。不過有了狂歡便會有後遺症,就是像聖誕節狂歡之後那樣,很多女生都會意外地懷孕了,然後很多私家醫院就生意滔滔……各位色友當然明白是怎幺一回事,不多說了。

我和女友進大學之後都只是聽聞,沒真正在萬聖節去過酒吧,去年我大學宿舍同房paul拉我帶女友一起去。
他說的時候,臉上還帶著淫邪的笑容:嘿嘿,我也會帶女友一起去,到時趁機……嘿嘿嘿。不用多說,我也明白他這色蟲要做甚幺。

他是那種四處拈花惹草的男生,老實說他臉長得俊,身邊不乏女朋友,但他立心不良,所有很多認識不久的女友都會失身。

這一次他要帶去的女友叫小貞,據我所知他們當時才認識兩個月,是另一所大學的學生,生得嬌小俏麗的,幹他娘的大色狼,他竟然計劃在這萬聖節吃掉她,我想起來也妒忌得咬牙切齒。

我想女友不會答應,所以想推掉他,他卻讪笑我是畏妻號(日本有個洗衣機牌子叫愛妻號),還取笑我是xx大學最後一個處男,氣得我想幹他十八代祖宗,結果我大聲說:好!去就去,到時那個不敢和女友上床的就是死烏龜王八蛋。

我就這樣中了他的激將法,等我冷靜下來,才想起女友如果不答應,那我就是烏龜了。

我告訴女友時沒抱甚幺希望,令人意外的是女友竟然答應了,她說:反正其他人年年去過,我們試一下也無妨,況且……她說得有點臉紅,我們關係都那幺親密了,我還怕你迷姦我嗎?我喜出望外,焦急地等夜晚的到來。

我和paul約在大學裏的情人草地上集合,這裏一到黃昏就特別幽靜,草地上又零零落落分布著矮矮的灌木,只要躲坐在一堆灌木叢裏幹些甚幺別人都不容易看到,所以特別吸引小情侶來這裏幽會。我和女友不用說也是這裏的常客,我們會躲得遠遠抱在一起親熱,我有時還會伸手進她衣服裏弄她的奶子,不過很少弄她的小穴,因爲她很敏感,稍一挖她的小穴,她就會呻吟起來,怕給熟同學聽見不好意思。

今天我當然是坐在顯眼的地方等他們,女友的投入程度出乎我意料之外,她說要去買畫油和畫筆,要化個鬼妝去參加萬聖節聚會。

paul和他女友在我身後突然出現,我一回頭給他們嚇個半死,paul化個殭屍妝,還有兩個長長的獠牙,他女友小貞卻是戴著面具,也是西方殭屍那種,看起來兩人還很相襯,小貞穿著低胸吊帶長裙,還披著一條圍巾,不過掩飾不了她從領巾和裙子之間露出性感白嫩的胸脯,還能看乳溝。

無知少女穿得這幺性感,還不知今晚會給這情場老場奪去貞操!不過我當然也很樂意她穿成這樣,使我雙眼都舒服極了。

過不久我女友來了,她又是嚇我一跳,幹她娘的,她戴的鬼面具也實在太恐布了,不但血淋淋的,而且還有一個眼球突到面具外來,還抖著抖著吊著沒掉下來。不過令人意外倒不是這鬼面具,而是她穿短裙來,是一件深灰色連衣毛線短裙,露出一大截白嫩嫩的大腿來,到底十月底的夜晚都有點冷,所以她腿上還穿著透明絲襪,絲襪把大腿包得更是細滑。

平常她要去外地旅行才穿短裙,這一次可能是帶面具的關係,所以比較放膽些。我和paul和小貞本來坐在草地上,她走過來,我擡頭看去,差一點能看到她的內褲,弄得我的褲子脹大了起來,而paul也看得有點失神。

女友手裏拿著一瓶油墨蹲下來,很不客氣拿起畫筆在我臉上塗鴉,paul和小貞不停咯咯笑我,不過當我眼角看到paul的眼神沒在看我,而是直勾勾看著我女友。他媽的,女友穿短裙,還要蹲下來,裙子縮得更上去,稍爲移動一下雙腿,內褲就給這色狼看光了!

過不久,她蹲得有點累,乾脆坐到草地上,幹!雙腿一開,裏面春光暴露無遺,可能她很少穿短裙,而且穿絲襪,所以沒有留神,但paul就很留神,我見他看得吞了好幾次口水,好像今晚要吃的不是小貞而是我女友,真是他媽的,令我又擔心又興奮!

女友塗了十幾分鍾,給我鏡子照照,她媽的,那裏像個鬼面,倒像給小孩塗鴉的畫版那樣,甚幺東西也有,有屎,有烏龜,有黑眼圈……還要嬌嗔地問我好不好看,真是……

我們走到校門口叫了計程車,由paul這個識途老馬帶我們去某區的地下酒吧,當車到達時,我才知道這地下酒吧真的在某個小商業大廈的地庫裏,平時走過一定很難覺察,但今天卻有不少鬼物走了進去。 paul偷偷告訴我說,這地下酒吧不是因爲在地下而命名的,而是裏面有不少地下東西可以賣。

進了酒吧,才覺得裏面氣氛和外面大大不同,整個酒吧都不像酒吧,倒像個disco,播著很吵耳的搖滾音樂,有幾個鬼還在狹小的地方裏跳舞,燈光閃爍著,有些鬼身上的圖案還會發出螢光,當燈光暗下來時,就會看到幾個骷髅搖晃著,不過一點也不可怕,倒是令人不禁發笑。

這裏有很多洋人,本地人也不少,可能近年慢慢西化的原因吧。

我們找張桌子坐下,叫了一些啤酒,喝一會兒,paul就拉小貞出去跳舞,她把領巾放在座位上,哇,原來她的皮膚也相當不錯哩,他們一邊跳著舞,一邊示意我們一起去玩,我于是也拉女友一起去跳。

到底這裏不是disco,所有可以跳舞的地方不大,加上人多就相當擠,我和女友面對面跳著,她後面男人就一直擠著她的屁股,她于是忍不住回頭看他一眼,倒是嚇了那男人一跳,我說過女友那面具是夠恐布的。

有洋人的地方總是玩得很放,有個人扮殭屍還披一件黑外紅裏的披風,那裝束真像電影裏的殭屍,比paul扮得逼真,那人倒真的四處找女孩,見到小貞是露肩就慢慢走過來,雙手輕抱她的細腰,小貞還真好玩,配合他把頭一抑,那人就朝她脖子上吻了一下,那情景真像電影裏吸血鬼在吸血,然後那人把她的手舉高說:you

are my lady! 四周的人大笑不已然後報以熱烈掌聲。

其實還有其他人扮鬼扮怪,我和女友正在欣賞這種免費表演時,突然女友啊一聲,我和她一起往下看,原來地上有個扮從地底爬出來專門拉人進墓的厲鬼,伸出帶著長長指甲的鬼手,抓著我女友的小腿,兩只鬼手還不斷往上抓。

女友這時已被周圍的氣氛感染,對我說:哎呀,我被鬼抓進墳墓裏了……救我……說完舉起雙手,雙腿向下彎去,幹,還真逼真,好像被拖下去那樣,我也裝著要救她,輕輕拉她的手,當然還是繼續讓她向下蹲去。

那鬼物見我們喜歡玩,就繼續拖著我女友,兩手抓住她的大腿,我女友重心不穩,跌坐在地上。我這時覺得那人有意逗弄我女友,遂觸發起我淩辱女友的心態,我就裝要把女友拉上來,用力扯她的雙手,由于她是穿長袖連衣短裙,我這樣一拉,她的裙子自然縮上來,加上那人扯她雙腿,她雙腿一張,女友整個胯間的內褲都露了出來。

女友仍不知道走光,還在假裝大叫:哎呀,我快給他吃了!說完便反過身來在地上爬著,好像要掙紮出那野鬼手掌。

這時她的裙子已經給翻到她纖腰上,除了整件內褲都露出來外,還露出一截細嫩的纖腰。她那內褲是那種叁角絲質的,那野鬼戴著長指甲的雙手剛好搭在她兩個屁股上,幹!這次真便宜了他。

幸好地上燈光很暗,其他人都在忙玩自己的遊戲,沒有特別留意,我女友終于連爬帶滾站了起來,把裙子拉好。那人見到我女友的鬼臉具,看不到她的真面目,所以沒有興趣再弄她,于是繼續向前爬去,找另一個獵物。

當我們都回到座位上時,大家都玩得很高興,于是再叫啤酒來喝,小貞和我女友兩個談得很興奮,到底女孩比較多豔遇,很多人喜歡和她們玩,她們也和平時兩樣,戴了面具好像做甚幺都和她們沒關係那樣。這時我留意到我女友的絲襪破了好幾處,我告訴她,她想起是剛才那長指甲鬼物弄破的,于是匆匆跑去化妝間脫掉。

女友沒有絲襪的長腿更加迷人,連paul一邊喝酒一邊也悄悄地看她。當然我也沒便宜他,緊盯著他女友小貞的胸脯,當她笑起來彎下腰時,從她裙子上向進去,兩團大奶子露了叁分之一出來!

小貞和女友談得很高興,于是兩人拉著又出去跳舞和玩耍,paul見她們進了人堆中,便從口袋裏拿出一包藥粉,說:我剛才買的,專門對付辣妹。

說完就在小貞酒杯裏倒進去,然後再拿出第二包,說:我看你沒經驗,不懂買,所以幫你買了。說完向我女友那杯倒去。

我知道那是迷藥,但不知道有甚幺效用,連忙拉著他。他說:你想做烏龜嗎?我說:不是,不過別下太多。他只倒了半包,說:隨便你,只下半包她還會有知覺,萬一給她醒來,給她發覺了,後果自負!

我雖然喜歡淩辱女友,但還是很愛這苦追兩年的女友,到現在爲止還想和她長相厮守,當然不想給這種不知名的藥物害了她,所以我堅持只下半包, paul沒法子,把另外半包給我,說如果我後侮就把那半包也下了。

不久我女友和小貞回來,一邊興奮講著自己的遊戲一邊喝酒,完全沒察覺兩杯酒都給paul下了藥,我們繼續開心地講笑,但小貞開始有點支持不住,整個人累得倚在paul肩上,我女友還笑她酒量差,喝了幾杯啤酒就醉了,她站起身想去廁所,結果身體搖搖晃晃快要倒下,我忙扶著她,向廁所走去。

她笑道:原來我自己也喝醉酒了,平時我能喝上十杯啤酒,今天才喝第五杯……呵呵呵,你壞了,你是不是放迷藥?我女友不是笨蛋,不過給她揭穿我有點面紅,不過她還是很體諒我說:嗯,小笨蛋,我們已經做過,你還想迷姦我嗎?我故意點點頭,她也只是笑笑,默許我這樣做。

我把女友帶到廁所外面時她已經左顛右倒,站也站不穩,我看周圍的人都亂紛紛的,有些男扮女有些女扮男,所以我決定帶她進男廁好了,不想她掉進廁桶裏。

廁所裏也是昏暗,女友帶個面具,雖然有幾個男人出入,但也不以爲意,我把她半拖半拉進一個廁格,幫她掩上門,不久她便尿完,搖搖擺擺走出來。

竟然沒把內褲拉上去,內褲還挂在大腿上,幸好短裙是放下了。

她倚著我,走到洗手盤前,要洗手時因爲昏沈沈,所以上半身半伏在洗手盤上。我告訴她還沒拉好內褲,她叫我幫她。

我見到有個酒鬼站在站位那裏拉尿,我心裏又激起淩辱女友的想法,于是把她的短裙拉起來,兩個白白圓圓的屁股全都露了出來。其中一個酒鬼看到了,我見他拉尿那雞巴立即脹大起來,還看得入神,把尿拉到地上去。

我把女友的內褲拉上來,那人也拉完了尿,走過來,欺過身來悄悄對我說:你女伴屁股很漂亮,給我摸一下好嗎?我看到女友已經昏沈沈倚在我身邊,于是對那人笑笑說:好,就一下!

我沒把女友的裙子拉下,所以那人粗大的手掌直接摸在她的內褲上,來來回回地摸著,女友那內褲是絲質的,很薄,我可以從那人臉上的淫笑斷定他一定摸得很爽。他見我很大方,就試從女友內褲腰伸手進去內褲裏面,我當然沒反對,因爲我看到女友給別人這樣摸屁股,實在太興奮了。

那人粗手摸捏著她的兩個圓圓屁股,手越伸越下,還從兩股間壓進去。幹!幹他娘的,簡直是太瘋狂了,我想他的手指可能已經碰到我女友的小穴,他的手突然向上一提,我女友啊了一聲叫我不要在這裏玩,雖然她不知道誰在摸她,但還算清醒,所以我忙暗示那人抽出手來,他有點失望,臨抽出來之前,還再用力按進我女友兩股間,害我女友又叫了一聲,當他抽出手來,我見到他食指和中指有些黏液,幹他媽的,只叫他摸一下屁股,他竟然連女友的小穴也挖了兩下!他還把手指放在嘴裏吸吮。

我怕他突然發起獸性奸了我女友,又怕paul在外面等太久會來找我,所以我就扶女友走迴座位。

回到座位,我看到小貞整個頭伏在桌上,paul已經替她拿下面具,露出俏麗的臉孔,和她伏姿露出的大半胸脯相襯,竟然也使我對她有點非份之想。

我女友看來也有五分醉,再加上那些藥力,已經把頭依在我的肩上,我也把她的面具拿下,看她眼睛都睜不開,她把胸前兩個肉球貼在我手臂上,使我不斷從手臂傳來她透過毛線短裙壓來軟綿綿的感覺。

paul向我擠擠眼,然後叫來酒保低聲向他說些甚幺,作手勢2字,酒保寫一張紙條給他,paul把小貞抱起來,小貞軟軟地依在他的懷裏,他向我示意叫我跟著他,我也扶起女友,還好女友還能有點知覺,所以能給我半拉半走。

我們經過一個窄小昏暗的長廊,轉了兩個彎,走到下一層,他媽的,這裏真的叫地下酒吧,還有下一層呢!下層有兩個大漢守門,paul把那張紙條給其中一人,那人用對講機說些甚幺,雖然是用台語,但我還是聽不明白,可能是黑社會暗語吧。

一會兒有個侍應開門招呼我們進去,連過兩道門,進去時便聽到四周有很多淫聲,一個個布簾分隔的床位至少有二、叁十個,有點像大病房裏的床位那樣,布簾之間有個左轉右轉的通道,只不過這裏燈光昏黃,還有搖滾音樂聲,不算太大聲,和那能淫聲夾雜著,倒是一片淫靡的聲音。

我們走過好幾張床位,偶然看見布簾沒拉好,可以從隙縫間看到裏面男人騎在女人身上的情景,這裏都好像不設防的,隨時那個人都能拉開布簾進去,只是氣氛太淫蕩,誰都在顧著幹自己的女友,哪裏有空理別人?

侍應帶我們到某個角落指其中一個床位,布簾上有個小牌子寫19號,paul因爲小貞完全昏沈,他抱不到,所以先把小貞拉進床位裏,把她放在床上,又走出來,因爲我們是在不同床位,我這新來的當然要他陪我,于是他幫我扶著我女友跟侍應轉個彎,不太遠就到了,是23號床位, paul很有經驗地拿張紙幣給侍應作小費。

我們進了床位,我見到女友也像小貞那樣昏沈沈的,paul比我矮一點,所以我們一起扶我女友,女友身體卻都靠在他身上,右邊胸脯貼在他身上,我故意沒力,結果到床前時,女友全身都倚在paul身上,他連忙把她抱著。我說:對不起,我沒力了。paul怪笑說:你不要介意女友給我抱抱就行。我說:沒問題,反正大家都同室半年,很熟了,還要麻煩你幫我把她抱上床。

paul好像求之不得那樣,身稍彎低抱起她的腰,然後把她放在床上,我女友躺下時,paul假裝沒力也整個人跟著壓下去,幹他媽的,他的臉正正貼在我女友線裙上胸前隆起那兩個乳峰上,好一會兒他才站起,我女友的短裙給他的動作拉扯縮了上去,內褲都露了出來,兩條赤條條的圓嫩修長美腿都暴露在paul面前。

paul貪婪地看著說:哇塞!你女友的大腿真美……說完趁機在她大腿上摸了幾下,又說:你讓我親近一下你女友,等一下給你親親小貞。

paul這色狼其實很哈我女友,我就趁機讓他得嘗所願,一方面當是多謝他今晚帶我們來玩,讓他花費不少;另一方面,我看女友給別人玩弄自己也會相當興奮。我于是答應他,說:不過要點到即止。

他已經沒多理會我的話,雙手就在我女友光滑的大腿上撫摸起來,很快他的手指已經來到她的大腿根部,在她大腿內側撫摸著。

我看自己女友給室友這樣撫弄,覺得很興奮,就走過去,一邊撫摸女友的胸脯,到底是隔著衣服,感覺不夠真實,于是就拉開女友背後的拉鍊,從她背後解開她的奶罩,她那天穿著沒吊帶的奶罩,所以解開釦子一拉,整件奶罩扯了出來。

我的手回到她的胸前,現在雖然隔著毛線裙,但感覺很直接,能夠感受到她兩個乳房的柔軟和突起的乳頭,paul見我玩得高興,他也伸出左手來和我分一杯羹,見他肆意地揉弄我女友的胸脯,我心裏又妒忌又興奮,很有快感。

他右手仍繼續在她下體那裏玩著,他手指在她兩腿間的部位按著揉搓著,我女友有反應,從鼻孔裏哼出聲音來,paul就更高興地在她私處部位按下去,內褲出現了一個深坑,裏面的蜜汁還把絲內褲浸濕,顯得半透明,裏面黑黑的陰毛也若隱若現。

他的手指在她內褲邊沿弄著,突然朝裏面一擠,手指從內褲邊擠進我女友的小穴裏,她在朦胧間哼了一聲,我忙叫paul退出來,paul愛不釋手,不過還是抽出手來,說:你真小家,讓你先來搞我女友吧,等一下再來你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