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子不语系列─邱比特与赛姬

精彩内容:

 話說遠古的西方,當諸神還往來于天上與人間時,有一位國王,他有叁個女兒
,長得都是得如花似玉、豔麗非凡,尤其最小的女兒──賽姬更爲出色。

  每當賽姬出現時,其他的人都會被她四射的豔光給淹沒,在她的面前就彷彿是
凡人遇到仙女一般而自慚形穢。

  也因爲賽姬的美豔名聲遠播,使得有許多男人都懷著好奇和愛幕之心,不遠千
裏而來,就只是爲了看一看她的姿容,甚至還有把她當成女神般地崇拜著。凡是見
過賽姬的人,都會讚不絕口,口耳相傳間竟然有人說:「連維納斯的美麗,都無法
和賽姬相比擬!」

  當與日俱增的人潮,爭相一睹賽姬的美豔時,卻再也沒有人想到維納斯;她的
廟宇被遺忘了!她的殿堂布滿塵埃!昔日她所垂青的市鎮成了廢墟。維納斯過去所
擁有的榮耀,如今巳經轉移到這個無法永生的女孩身上。

  維納斯女神當然無法容忍這種情況,在妒火中燒之下,一如往常當她遭遇到困
難時,就求助于年青的兒子──長著翅膀的美少年邱比特。有人稱邱比特爲愛神,
只要被他的箭射上,那不論神祇或凡人,都會變成一對戀人。

  維納斯把她所受的冷落告訴邱比特,然後她說:「我要你用愛神的箭,使這個
賤貨賽姬,瘋狂地愛上世界上最卑鄙、最醜惡的動物。」邱比特答應了!

  維納斯給邱比特一個熱烈的親吻,然後滿懷信心愉快地離開。維納斯相信邱比
特可以很快地毀了賽姬。

  但是,當邱比特一見到賽姬時,他的心就像中了自己的箭一樣,不由自主他愛
上了她。邱比特沒下手,他也沒有對維納斯提起,實際上他也難以啓齒。

  當然,賽姬也並沒有愛上什幺可怖的動物,更沒有愛上什幺人。賽姬的兩位姐
姐,雖然不及賽姬漂亮,卻都找到了理想的對象,光彩地嫁給國王。賽姬卻還是待
字閨中,過著孤獨的生活。空有讚譽;卻沒有愛情,好像沒有男人要她一樣。

  賽姬的父親也因而擔憂不已,最後祇好跑到阿波羅的神殿,向阿波羅請教女兒
的終身大事。而邱比特已經搶先一步,把整件事情告訴阿波羅,並且求阿波羅幫助
,讓他能得到賽姬。

  所以阿波羅回答賽姬的父親說:「賽姬命中注定的丈夫,是一條比神還要強壯
,而且恐怖的蛇,所以你要把賽姬帶到山崖上,讓那條蛇跟她結婚。不然,你的國
家將會遭到被毀滅的命運。」

  賽姬的父王跟家人當然傷心欲絕,可是他們不敢違抗,祇好替賽姬打點妝扮,
懷著送葬的心情把她送到懸崖上,他們的內心卻比送葬更爲悲傷。

  但是,賽姬卻很勇敢的說:「以前,你們就應該爲我哭泣的!因爲你們應該知
道,我的美麗會遭天之忌。我很高興這一切都將結束了!」賽姬就這樣孤獨地去承
受命運的安排。

  賽姬坐在黑暗的山頂上,等待著不可知的厄運。當賽姬正坐著哭泣和發抖時,
突然,一陣和風徐徐吹來,讓她覺得自己身輕如絮,從山頂上緩緩飄落在山谷下,
停在一片軟綿綿的草坪上。四週布滿花香,一片甯靜,使賽姬忘了憂慮,而漸漸地
進入夢鄉。

  當賽姬醒來時,卻發覺自己身在一條清澈的河邊,岸上有一座用金、銀、寶石
建構成的宮殿,像是神的宅邸,只是四處寂靜無聲。賽姬遲疑不決地走到門口,突
然一個聲音傳到她耳際。賽姬看不到任何人,但是聲音卻清楚地告訴她:「這房子
是屬于妳的,不用害怕,大膽地定進來洗個澡,振作精神,然後筵席會爲妳而擺設
。我們是您的僕侍,我們將爲您準備您所要的任何東西。」

  賽姬享受著愉快的沐浴、美味的菜餚、柔和的音樂……就是見不到任何人。但
是賽姬可以預料到,當夜幕低垂時,她的丈夫一定會來跟她作伴。

  一切果然不出賽姬所料!當她感到丈夫來到身邊,在她耳際傾訴溫柔、體貼的
話時,她的恐懼消逝了。儘管賽姬不能看到他,她卻相信她的丈夫並不是什幺飛蛇
或怪物,而是她期盼良久的愛人,也就是她的丈夫。

  賽姬憑著手指的觸覺就可以確定,她的丈夫絕對具有強壯男性的所有特徵;粗
捲的短髮、寬闊的肩背、結實的胸膛……當然還有堅挺的勃起物。

  賽姬也憑著身體的觸覺而確定,她的丈夫絕對具有男性的浪漫和溫柔。丈夫溫
柔的嘴唇,緊貼著賽姬的香唇熱烈的親吻著,只有舌尖比較像飛蛇或怪物,靈活的
伸進賽姬的嘴裏攪纏著。賽姬用力的吸吮著丈夫如醇酒、蜜汁的津液;手掌輕撫著
丈夫如堅硬如鐵,卻又柔滑如油脂的背肌。

  賽姬想著她的丈夫是如此的雄偉挺拔,真是人間最幸福之事……這時,丈夫的
嘴唇已移到賽姬豐腴的乳峰了!他濕熱的唇舌挑逗著堅硬的乳尖;他有力的手掌擠
捏著柔嫩的乳房。而賽姬極力地弓著脊背、挺著胸脯,以動作和呻吟表示她願意無
願無悔地完全付出。

  賽姬內心深處,熊熊的慾火愈來愈猛烈,那熱度似乎要將她燒爲灰燼,讓她的
呻吟愈來愈高、愈尖。尤其當丈夫的手掌緊貼在她那高凸的恥丘上,輕揉著那豐厚
又捲曲的絨毛時,她幾乎是全身都在激烈的顫抖,體內的器官似乎都被融化,成爲
一股股的熱潮,經由子宮流向體外。

  當丈夫的手指在兩片陰唇間來回搔弄時,另外一手也牽引著賽姬握住堅硬的肉
棒。賽姬的指掌遊走在肉棒上,以手指圈量它的粗圍;以指幅衡度它的長度;以手
掌捏試它的堅硬……。賽姬只覺得它又熱又硬,彷彿是剛出爐又淬煉過的精剛鐵柱
一般。

  賽姬如獲至寶的搓揉、套弄著丈夫的肉棒,不覺中把抓握肉棒的手,試著湊向
自己的下身。說也奇怪,那肉棒彷彿不附著丈夫的身體,不!或許該說:丈夫的身
體彷彿沒有重量,讓賽姬很輕易的就把肉棒貼抵在陰唇上。賽姬不知道丈夫是如何
移動身體的,但很明顯的,丈夫的身體就壓在身上,只是沒有重量的“壓”著。

  丈夫挺動了,賽姬興奮又緊張,精明地仍然把手握著肉棒的根部,她害怕嘗到
自己的處女小穴,被這幺粗大的肉棒刺入時的痛楚。

  又是一個出乎意料之外的驚喜,丈夫粗大的龜頭擠入窄狹的洞穴時,不但沒有
讓賽姬感到一絲絲的刺痛或不適,反而有一種難以言喻的舒暢,讓全身的筋骨關節
毫無壓力的放鬆;還有一點點充實的快感,正挑逗起無限的情慾。

  賽姬覺得屄穴的深處,有一條長滿柔毛的蟲在蠕動、在爬行,牠的毛尖,刷過
陰道的肉壁,那種酥癢令她難以忍受。賽姬把臥住肉棒的手鬆開,換成扣住丈夫的
後臀,挺出下體讓肉棒毫無阻礙的插入酥癢的屄穴裏。

  「喔…是…就是那裏!…」賽姬就像淫蕩的女人般呼叫著:「…親愛的…我要
你…再用力…再深入…」

  其實,不用賽姬說,丈夫已經開始緩緩的抽動了。丈夫龜頭上的菱角,仔細的
刮著陰道壁上的每一個角落;龜頭的前端,緊緊的抵頂住子宮口,然後慢慢退出,
讓積蓄的愛液得以宣洩。

  賽姬雖然感覺不到丈夫的重量,但是丈夫肉棒的威力卻絲毫無減,每一次的進
入都把屄洞塞得滿滿的,頂撞在子宮口的更蘊含著千均之力。賽姬很輕鬆的就身體
反拱著,把下體挺上在弧線的頂點,假如丈夫的身體有重量的話,那他全身的重量
必定落在下體的接合點上。

  丈夫似乎知道賽姬內心的需求與渴望,他抽送的速度逐漸加快。但快速的滑動
並沒有減低賽姬陰道壁上磨擦的快感,反而因磨擦所産的熱度、酥麻,讓她存蓄的
快感,迸發出成爲疊起的高潮。

  賽姬沙啞的嘶叫著,然後陷入高潮的暈眩中,連丈夫熱燙的精液射入她體內時
,她也只能輕微的震了一下而已,彷彿連擡動一根手指的力氣也沒有了!就這樣,
她在幸福、愉悅的心情中昏昏入睡……

※※※※※※※※※※※※※※※※※※※※※※※※※※※※※※※※※※※※

  這似真似假的丈夫,雖然不能讓賽姬有視覺上的滿足,但她仍然覺得很快樂。

  光陰也很快地流逝。半年後的一個夜晚,丈夫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以沈重的語
氣說:「危險正慢慢地逼近!妳的兩個姐姐正向妳失蹤的山頂,爲妳憑弔而來。」
丈夫警告的說:「妳絕不能讓她們瞧到妳,否則,妳會給我惹來大禍,也毀了妳自
己!」

  賽姬答應了。但是,次日她想起姐姐和家人,她的淚水再也抑制不住地淌著。
直到夜晚丈夫回來了,賽姬還是不斷地啜泣著,丈夫的安撫慰藉也無法阻止她的眼
淚。

  最後,丈夫熬不過賽姬熾烈的慾望,難過地屈服了:「好吧!一切聽妳的。」
丈夫以堅定的語氣說:「妳千萬要記著,不要受人煽動而企圖看我的真面目,否則
,我將永遠和妳分離。」

  賽姬激動地喊著:「我絕不會如此做!我甯可死一百次,也不願失去你。」

  翌日清晨,賽姬以雀躍和興奮的心情等待姐姐們。姐妹的重聚讓她們喜極而泣
。進入宮殿後,姐姐們眼底盡是價值連城的珠賓;當她們坐下來用餐時,享受著山
珍味味,傾聽著動人的音樂。

  此時嫉妒之火,在姐姐們的心裏燃燒著,強烈的好奇心,讓她們急于想知道:
誰是這裏的主人,以及妹妹的丈夫到底是何等人。賽姬輕描淡寫地告訴她們,丈夫
是個年輕人,此時通常在外出狩獵,最後賽姬還送給姐姐們滿手的金銀珠寶。

  姐姐們稱心滿意地離去,但是,妒火依然在她們心中燃燒著。很快的,這兩個
陰險的女人,帶著狠毒的計劃,再度地抵達。姐姐們詢問賽姬丈夫的形像,由于賽
姬的支吾及閃爍其詞,使她們確信,賽姬根本沒有見過她的丈夫,不知道她丈夫的
長相。

  姐姐們很有默契地說:「我們巳查明事實的真相,你的丈夫並不是一個人,而
是阿波羅神所說的,是一條可怕的蛇怪。雖然他現在對妳很好,可是將來有一天他
會把妳吞下肚去!」

  賽姬驚惶萬狀,恐懼流貫她的心中,取代了愛情的地位。賽姬開始壞疑,何以
他一直不讓她看到他?其中必有可怕的理由存在。她到底對他了解多少泥?假如不
是有駭人的形像,又爲何怕她瞧著呢?

  在極端神秘,顫慄和支吾下,賽姬聽從姐姐們的話,在床邊藏好一盞燈和一把
利刃。當丈夫安詳地睡著了,她鼓起勇氣點亮了那盞燈,小心翼翼地挨近床緣,高
舉燈火,仔細瞧瞧床上究竟躺著什幺東西。

  「啊!」賽姬心裏立時充滿寬慰和興奮,那有什幺怪物出現。丈夫是世上最甜
蜜、最俊俏的美男子,在燈光的輝映下,更顯得容光煥發。賽姬對于自己的愚蠢和
不守諾言感到愧疚,不自覺地跪了下來。如果不是由于顫抖的手使刀刃滑落,賽姬
早已將刀子剌入自己的胸瞠了。

  但是,當賽姬挨近丈夫,想再看清楚一點,卻使得燈上熱滾滾的油摘落到他的
肩膀上。丈夫驚醒過來,只說了一句:「愛情不能存在于懷疑之中!」說完就飛走
了。

  賽姬獃杵著,自言自語:「愛神!…愛神!…」她凝思著:『他是我的丈夫!
而我,卑鄙的我竟不能忠實和他厮守……他是否永遠與我分離?……不!不論天涯
海角,我要盡我余生之力尋找到他,或許對他,已不再有愛情之可言,但至少我耍
向他表示,我是多幺地愛他。」

  賽姬步上她的旅程。賽姬不知將何去何從,保持在她心中的唯一信念,就是:
「…決不放棄找尋他……」

                        (前篇完)

※※※※※※※※※※※※※※※※※※※※※※※※※※※※※※※※※※※※

  子不語系列─邱比特與賽姬(後篇)     取材自─希臘神話傳說

             ─邱比特與維納斯─

  邱比特的胸膛幾乎有一半以上被蠋油燒傷,可是賽姬的背叛,讓他內心傷痛,
比肉體上的創傷更令他痛苦。

  邱比特懷著絕望、惆怅的心情回到母親的寢殿,終于忍不住傷口與內心的煎熬
,不支的昏迷倒地。

  維納斯連忙把邱比特抱到床上,以冰脂藥物治療他的創傷。昏沈中的邱比特矇
眬地感到胸口一陣澈心的清涼,還有一雙柔嫩的手掌在胸膛上輕輕揉著。或許是藥
物有神奇的療效;或許是溫柔的撫慰能讓心神安甯,邱比特在痛苦漸漸減輕中,平
靜的進入夢鄉。

  當邱比特轉醒過來時,覺得胸口的創傷已經全部複原了,更令他驚訝的是,母
親維納斯正俯首在親吻著他寬闊的胸膛。維納斯濕潤的紅唇,貼著邱比特的上身,
從頸項到腹部來回熱情的親吻著。

  邱比特雖然有點不忍心讓維納斯失望,也有點捨不得膚觸的快感,但他仍然決
定推開她,說:「請不要這樣,母親!」邱比特把“母親”兩個字特別加重語氣。

  維納斯保持著一貫的笑容,柔嫩的手仍然在邱比特的胸膛上拂挲,說:「不!
你不是我的兒子,我是生自于海上的泡沫,而你只是我創造出來的分身。」維納斯
緊貼著邱比特坐在床沿,繼續說:「你跟賽姬的事我都清楚了。凡人都是不可靠的
,你不要再爲這種善變的凡間女子而煩心。」

  維納斯拉著邱比特的手,放到她豐滿的胸前,說:「你是愛神;而我是美的化
身,只有你我的結合才是最天地間完美的事。」

  邱比特對維納斯的話,似乎還存著一點點懷疑,可是這些猶豫都在維納斯熱烈
的親吻下,化爲淫情肉慾。維納斯的嘴唇在邱比特的臉頰上磨著,一只手卻往他的
胯下滑去,喃喃地說:「我今天才知道你已經長大到會戀愛了,很可笑的我都沒發
覺,還一直在盼望著這一天的來臨。」維納斯握著挺硬的肉棒,笑著說:「真的!
你真的長大了!」

  邱比特聽了,有點悲哀自己竟然只是維納斯肉慾上的“盼望”而已;但也慶幸
自己,竟然可以跟神祇或凡人都想一親芳澤的美神親熱。邱比特漸漸忘情的陷入溫
柔鄉,他同意維納斯的話,不再迷戀不可靠的凡夫俗女,他預想著跟維納斯的結合
不但是完美的事,更可能是一場驚天動地的激情。

  維納斯與邱比特兩人,終于一絲不挂的互相交纏著,邱比特激烈地吻著維納斯
的櫻唇,兩人的舌頭緊緊地纏繞在一起,互相吸吮著溫熱、香甜的津液。熾熱的慾
火持續的燃燒著,讓兩人的肌肉因爲情緒激蕩而緊繃著。

  邱比特看維納斯那盈白、令人迷炫的乳房,情不自禁地趴在她的乳溝間,去感
受乳房美妙的柔嫩。膚觸的酥麻、毛髮的騷癢,讓維納斯顫動著嫣紅的乳尖,她溫
熱的雙掌輕撫著邱比特結實的肌膚,感受著那種柔滑、強壯、真實的觸感。

  邱比特輕輕地咬著維納斯身上的每寸肌膚,在雪白的肌膚上吸吮出許多粉紅的
唇膏痕迹。邱比特的胸膛可以感受到,維納斯身上傳來的顫動。

  邱比特敞開維納斯的雙腿,讓她的神秘洞穴完全顯露著。維納斯高凸的恥丘上
,金色絨毛在濕液的濡染下,更顯得晶瑩炫目;豐腴的柔肉使夾在中間的縫隙,更
顯得狹窄。隨著維納斯雜亂的呼吸,恥丘的起伏聳動;柔肉的開閉分合,讓粉紅色
的洞口上的黏液,藕斷絲連地牽出透明的水絲。

  維納斯微微挺起腰臀,催促、迎接邱比特的進入。就在兩人合而爲一的霎那間
,維納斯幾年來積存、等待的情慾,像火山爆發似地奔放出來,有如脫缰的野馬般
,激烈的跳躍;放聲嘶叫。

  邱比特也不同于剛才的溫存,有如沖鋒陷陣的戰將,以銳不可當之勢,在維納
斯的身上肆恣馳騁著。邱比特的肉棒就像是他的箭,含著無限的能量射進維納斯體
內,然後在她體內爆開來。

  維納斯不間斷地呻吟著,彷彿承受不住;又好似瘋狂、陶醉。一個熟悉的容貌
與身體,一種新的身份與情感,讓邱比特在迷亂中,盡情的重複著同一個動作,直
到兩人體內的能量在同一時間爆發出來。

※※※※※※※※※※※※※※※※※※※※※※※※※※※※※※※※※※※※

              ─維納斯與賽姬─

  邱比特從熟睡中慢慢醒過來,從情慾的宿醉中清醒的感受並不好受,跟一直認
定爲是自己的母親,發生肉體關係,這種是非對錯的煎熬,讓他心如刀割。

  本來在神祇中並沒有所謂亂倫、濫交的道德觀念,就拿宇宙的主宰宙斯來說,
祂就曾經愛上過許多女神,而祂的妻子希勒,也毫不掩飾的跟其他的諸神在一起。
很顯然的,神祇跟凡間的思考,是有很大的差異。

  因此邱比特訝異于自己爲何會這幺“人性”化;爲甚幺會對應該是稀鬆平常的
事,而讓自己忐忑不安、耿耿于懷?「是賽姬!…對,是她!」邱比特突然恍然大
悟,他的潛意識裏深愛著賽姬。或許是愛;也或許被同化得更近于人類,邱比特才
會把跟維納斯發生肌膚之親之事看得那幺嚴重。

  「我應該再給賽姬一次機會!」邱比特喃喃地念著,只是維納斯這裏怎幺處理
,他又陷入迷茫的沈思中……

  當維納斯在邱比特那裏得到歡愉、滿足之後,她發誓要跟邱比特永遠在一起。
但是,維納斯明白,必須搶先在邱比特之前,找到這個讓她妒恨的賽姬,並永遠的
除去這個障礙物,才能讓邱比特沒藉口或機會離去。維納斯決意讓賽姬嚐嚐令神不
愉快的後果。

※※※※※※※※※※※※※※※※※※※※※※※※※※※※※※※※※※※※

  可憐無助的賽姬,正陷于悲絕茫然之際,她企圖博取諸神的同情,不斷地對神
祈禱。但是,沒有任何一個神願意爲了幫助凡人而得罪維納斯,他們都不予理會。

  最後,賽姬清楚不管天上人間,所有的祈求都是無效的,那祇能給她洩氣的答
覆。賽姬決意孤注一擲,直接去找維納斯,她願意做牛做馬服侍維納斯,以減輕她
的憤怒。賽姬想著:『他一定是在他母親的宮殿中!』于是她出發尋找,也正四處
尋找她的女神──維納斯。

  很快地,賽姬來到維納斯的跟前。維納斯一見到賽姬,便放聲狂笑,輕蔑地問
她:「是否在找尋丈夫?」維納斯從眼神裏發出嫉妒的火花,說:「妳是如此醜陋
可怕的女孩,除了勤勞和辛苦地工作外,妳無法擁有愛人。爲了表達我的好意,我
將用各種方法訓練妳,讓你更完美。」

  維納斯弄來大量的非常細微的種籽,像小麥、罂粟和玉米等等的種籽,把它們
混成一堆。「天黑前,妳要把它們分開歸類。」維納斯說:「爲了妳自己,好好地
幹吧!」說完,又帶著一貫迷人的笑容走了。

  賽姬孤獨而僵直地坐著,凝視眼前的種籽堆,整個腦子因這冷酷無情的命令而
茫然昏眩。事實上,賽姬知道,就算著手進行,這顯然不可能達成的工作也是沒有
用的,維納斯仍然會用其他的方法來折磨她。

  當一切陷扭悲慘絕望之際;賽姬無法喚起人神同情的她,卻得到原野上最微小
的動物──飛毛腿小螞蟻的憐憫。小螞蟻們互相吆喝著:「來吧!同情這可憐的少
女,勤快點幫她的忙!」牠們立刻成群結隊的都來幫忙,孜孜不倦地進行分門別類
的工作,直到把原本摻雜在一起的種籽,按照它們的類別完全分開來爲止。

  當維納斯回來時,發現到這種的情形,大爲光火,怒道:「妳的工作可還沒完
呢!」維納斯抱定決心,祇要讓這女孩辛苦地工作,而且挨餓受凍,也足以使令她
憎恨的美麗,從賽姬身上消逝。

  次日清晨,維納斯派給賽姬另一項任務:「到河岸附近去,在灌木叢中,有金
毛的綿羊,替我取回一些閃亮的羊毛……」說完,便丟下賽姬,逕自寢殿找邱比特
去了。

  維納斯就這樣每回都有艱難、無理的任務,讓賽姬做,例如到大山的頂峰取回
一棵草,或者到險惡的史蒂柯克河,汲取一瓶黑水……。然而,賽姬都能在危急中
,得到一些看不過維納斯的諸神暗中幫助,而完成任務。

※※※※※※※※※※※※※※※※※※※※※※※※※※※※※※※※※※※※

  「一定有人幫忙!」在賽姬把工作一一完成後,維納斯銳厲地說:「否則,妳
絕無法獨立完成這些工作。不管怎樣,我將再給妳一個機會,去證明妳真的具有堅
毅的決心,和超凡的聰明,而有資格成爲邱比特的妻子。」

  維納斯給賽姬姐一個盒子,要她帶到地獄中,求地獄女神波斯鳳用她的美麗裝
滿它。維納斯告訴賽姬,邱比特因傷勢未癒,而疲憊得憔悴不堪,所以迫切的需要
它。

  賽姬和往常一樣,遵命地尋著往地獄黑底斯之道出發,但是她不知道,這一路
上竟然有著許多陷阱在等著她,如地上的大窟洞、深邃死亡河、叁頸狗塞柏勒斯、
獨眼巨魔酷奇亞……,這些都是足以讓她喪生的危險。

  維納斯得意的回到寢殿,熱情的將一絲不挂的軀體,投入邱比特的懷抱。充實
體內的肉棒、愉悅激情的高潮,以及賽姬即將在自己的毒計下喪生的鬆弛與興奮,
讓維納斯跨騎在邱比特身上震蕩時,不禁脫口喊道:「我兒邱比特,我倆可以永遠
在一起了。賽姬!賽姬即將從世界上消失!因爲她正無知的走在黑底斯道上,哈哈
哈……」

  維納斯的笑聲把邱比特喚醒了!邱比特一翻身,充滿歉意的看維納斯一眼,便
消失在窗口,留下愕然、迷茫的她………

※※※※※※※※※※※※※※※※※※※※※※※※※※※※※※※※※※※※

              ─愛情和靈魂之神─

  陷入于黑洞窟的賽姬,在極度的絕望、困倦中昏沈欲睡,就在這一剎那,愛神
出現在她前面。邱比特堅決地飛出窗外,就爲了尋找他的妻子,他不願在過著沒有
賽姬陪伴身邊的日子,即使這幺做會讓他失去維納斯已給他的;或是即將給他的,
他也不再在乎了!

  賽姬幾乎是昏厥在黑洞窟裏,邱比特立刻發現她。這時,邱比特將睡意由她眼
中拂去,輕輕地用嘴唇一點,使她醒來。邱比特緊緊擁抱著賽姬,並且向她保證,
往後的日子,將會非常順利而美好的,賽姬也心花怒放的享受這一刻纏綿。

  邱比特他爲了斷絕維納斯再繼續找麻煩,遂抱著賽姬,飛到奧林匹斯山,直接
來到宙斯面前。邱比特請求這位衆神和人類之父,立刻允準他的所求。

  宙斯尴尬的說:「雖然,以前你曾害我,把我變成牡牛和天鵝…等等,嚴重地
破壞我的名譽與威嚴,但……無論如何,我是不能拒絕你的!」

  于是,宙斯召開衆神會議,當衆宣布:「邱比特和賽姬正式結爲夫妻,並讓新
娘子長生不老,名列諸神中,並賦予爲代表“愛情和靈魂”之神。」

  神使默格利將賽姬帶回神殿,宙斯禦賜仙品,使她服後成爲神。情勢完全的改
觀,使得維納斯不能再反對一個女神成爲她的媳婦,這門親事表面上是順理成章,
顯赫而合宜,維納斯暗地裏卻是啞吧吃黃連。

  維納斯一廂情願的想著:『賽姬必須留在天上照顧丈夫,便沒有時間到地上吸
引男人,也不會再妨礙人們對她的崇拜了,所以天下的美男子,又可以任我挑選了
,哈哈……』


  維納斯又露出那種令人神魂顛倒的笑容,直到永遠、永遠……

                      (全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