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1发布:

在线观看欧美高潮爆乳我的女工生涯

精彩内容:

本篇最後由 苗栗小五郎 于 2020-5-15 14:26 編輯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風流俏婦        瘋狂姐姐教弟弟做愛       變態姊姊        我和我妹不下千次的性交        神雕別傳
倚天屠龍別記        兄妹相姦        女代母職        出軌之母        都市極樂後宮        巨物的優勢
縱慾女教師        愛跳肚皮舞的媽媽        家政美人        我同學的可愛女友        小龍女淫記        獵豔
別讓你的太太去外企上班       熟女護士長的媚肉        我的嬌妻與愛女        淫悅假期        我的女工生涯
淫肉醫院        新家庭狂歡        與妲己的同居生活        完全摧花手冊之地獄天使         大雄的性事


  連生了兩個女兒,婆婆再沒給過我好臉色,丈夫表情也陰沈的能擰出水來,一天晚上,我在廚房裏收拾飯菜,聽到婆婆跟丈夫嘀咕,原來婆婆託人從鄉下找了個女人,丈夫已經打定主意跟我離婚了。而且丈夫已經開始給那個女人家裏寄錢,而且有時候會去呆上一兩天。

  丈夫沒有明確的挑明,我心知肚明,我就想等大女兒上了小學,小女兒上了幼兒園,我就答應他的要求,不用他明說。

  我心裏很涼,而且也很淒苦,不過看著兩個女兒如花似玉的小臉蛋,我心情還是能自我平複。

  爲了給自己謀條後路,我回到了木器廠工作。沒想到剛恢複工作幾天,對我照顧有加的李廠長就被抓走了,定性是敵特,問題很是嚴重。

  廠裏的劉書記獨攬大權,對跟李廠長走的比較近的人開始打擊。

  我也從設計室被踢到了車間,開始幹一些重體力活,而且經常加班加點。

  工作辛苦我倒是不怕,怕的是每天很晚才能回家,好在小女兒也已經斷奶一段日子了,婆婆每天做些稀粥,兩個孩子倒是餓不著。

  一天,        工廠趕一批給北京國慶獻禮的木雕家具,據說還是將要放在大會堂裏的,我們一直幹到快半夜12點。

  我甩著胳膊,跟著大家一起下班。

  拎著挎包,跟大家漸漸的散開了,距離丈夫的機車廠宿舍還有一段距離。我快步走著,經過一段黑乎乎的小路時,我心開始怦怦跳,每次走到這裏,我都很害怕,總怕遇到壞人。走在小路上,真希望能看到丈夫來接我的身影啊。

  以前戀愛和剛結婚時候,每次夜班,丈夫都來接我,鐵路工人強壯的身板,讓我無所顧忌,我攬著他的腰,走過這段黑路,反倒希望這段路能長一些,能跟自己心愛的人偷偷摸摸的親熱兩下。
1534333uowfaf0szu7e6uu.jpg
  丈夫的身影不會出現了,我一個人覺得這段路太長了,總走不到頭。

  走著走著,我都快小跑了,突然一只鞋鬆了,差點甩出去,我低頭一看,偏口布鞋的帶子開了。

  我低頭極好鞋帶,剛一擡頭,嚇的我差點坐在地上。

  路中間,就在我面前,出現了兩個黑乎乎的身影。前面一個人手裏拎著一把匕首,月光下泛著冷冷的光芒。

  我當時就懵了,腿間一濕,幾滴尿都冒了出來,我戰戰兢兢的站起來,彎著腰把手提袋遞過去,低聲說;大哥,包裏有點零錢,你們拿去,別傷害我。

  一個黑影接過包,翻了翻,摸出裏邊那些零錢,順手揣在兜裏,罵道:就這幺點?

  我哆嗦著說;就這幺多了,不夠我回家給你們拿去。

  兩個黑影笑了起來說;你是想找人抓我們吧。

  我都快哭了說;我就這幺多錢了,求你們了,放我走吧。我還有兩個孩子,還有婆婆丈夫要照顧。

  黑影笑道;錢不夠啊,我們兩個守了半天了,就這幺點收穫,不行啊。

  另一個黑影說;搜搜,看身上還有沒有了。

  那個拿匕首的家夥把刀刃比在我脖子上,另一個開始在我身上摸來摸去。

  我的口袋裏只有一個手絹和家裏的鑰匙,根本沒有錢。

  那個黑影摸了半天啥都沒有,拿匕首的問道;有沒有,有沒有?

  摸我的黑影嘟囔著說:啥都沒有。

  拿匕首的推開那個黑影,自己摸了起來,這個家夥完全不是在搜錢,而是在我身上亂摸,我的手,腰,大腿都給他摸了個遍,他看我不敢反抗,用嘴咬著匕首,開始揉搓我的乳房,我嚇的渾身都軟了,想推開他的手也沒有力氣了。

  黑影推著我肩膀讓我轉身背對著他,一只手揉搓我的臀肉,另一只手從我腰間探下去,向我腿間襲來。

  我感覺到他在我脖子上急促的噴著熱氣,也感覺到他顫抖的手上的溫度,自己最敏感的地方被不是丈夫的人粗暴的撫摸,掐捏,我瞬間石化了,不光是身體,思維也離開了我,本來就漆黑一片的環境更加漆黑一片了。

  我抱著他的胳膊,他彎曲起上臂,插入我的衣襟,摸索著我的褲腰。

  我不敢去攔他的手,只是象徵性的想護住自己的腰帶。

  另一個黑影看半天沒有動靜,湊過來問;你幹球甚哩,不快點。

  摸我的黑影說:操,急個蛋,是個女人。讓老子摸摸逼。

  另一個黑影似乎有些害怕,縮在一旁。

  抱著我的黑影一個掃腿,我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繞到前面,把我推倒,雙手探進來,開始肆無忌憚的梭巡著我的腰帶。

  我的思維回來一些,我開始護著腰帶的頭,不讓他拉扯。兩個人無聲的撕吧著。

  這個黑影惱了,扭頭說:柱子,過來,按住她的手。

  那個叫柱子的蹦了過來,接著月光抓住我的手,往後一拉,我的手就被固定在頭上方。

  那個家夥抓住我的褲帶,思索幾下,麻利的解了開來,我拚命想合攏雙腿,組織他拉到我的褲子,可是他的身體卻死死的卡在我的腿間,讓我無法合攏。

  我的褲子連著褲衩一下子就被他拉脫在大腿處,我赤裸的屁股感覺到地面的冰涼,在他一起身的瞬間,我終于併攏的雙腿,我想用膝蓋頂開他。

  可是雙腿一合攏,他更順利的把我的褲子拉到了我的膝蓋,我低低的叫了一聲。他動作微微的停頓一下,猛的向後一仰身子,我的褲子從我腿上滑了出去,他也一屁股坐到地上,手裏拎著我的褲子,褲衩,我的下半身就只剩下一雙棉襪和一雙布鞋了。

  按住我手的那個柱子笑了起來,摔倒的家夥也讪笑著爬了起來。扔到手中的褲子,開始倒蹬自己的腰帶,然後褪下半截褲子,夜色中似乎他的雙腿還挺白。

  我蜷著腿,膝蓋使勁併攏著,嘴裏發出低聲的啜泣和哼哼,那個黑影蹲在我腿前,掰住我的膝蓋使勁想兩邊分開,然後壓了上來。

  我雙腿夾著他的腰,突然,我渾身一點力氣也沒有了,我徹底放棄了反抗,死人一般的癱在了地上。閉上了眼睛,屈辱的淚水流了出來。

  黑影壓在我身上,撕扯開我的襯衣,撩起我的背心,圍胸,雙手一邊抓住我的一個奶子使勁揉搓著。弄的我又痛又癢,揉搓了一會他鬆開手,撐住我肩膀兩側的地面,把下體湊了過來,在我腿間亂捅著。

  我明顯感覺到了那條熱乎乎的東西在我陰部捅來捅去,但一直沒有得門而入,突然,黑影低吼了一聲,我感覺到腿間猛的一熱,一股熱乎乎粘糊糊的東西噴到我的腿間,我暗自慶幸,這家夥竟然洩了身了。

  按住我手的家夥奇怪的問道:老豬,你咋了。

  那個家夥說:操,好久沒弄女人了,捅幾下就跑馬了。

  柱子呵呵的悶笑起來,老豬說;操,這女人奶子真綿,你摸揣幾下。

  柱子鬆開我的手,跪在我頭上,雙腿壓住我的手,開始揉搓我的奶子,他的褲裆正好在我臉前,我聞到了濃烈的騷臭味道,這兩個家夥不知道多久沒洗過身子了,沒換過衣服了。

  柱子使勁揉搓著我的奶子,還不停的用指頭縫夾住我的奶頭,老豬蹲倒一旁喘著粗氣休息著。

  柱子揉搓摸著很是舒服,竟然低聲哼哼起來。

  老豬說:好奶子吧,真她媽的綿,柱子,你操過逼沒有。

  柱子哼哼著說;沒操過,看都沒看過。

  老豬一聽興奮起來,又蹲在我身前,一只手探進我腿間,使勁往我的陰道裏摳了進來,他粗壯的手指狠狠的侵入了我的身體,我疼的渾身一哆嗦。

  老豬說;柱子,這女人逼挺緊,你操操看。我按住她手先。

  柱子興奮的起身,解開褲門,掏出雞巴,就撲在我身上。

  老豬沒來得及按住我的手,我本能的迅速的用一只手摀住了自己的陰道口,柱子的雞巴一下頂在了我的手背上。

  我突然腦袋一暈,似乎覺得身上的人是丈夫,雞巴也是丈夫的,本能的反過手來握著那雞巴,熟練的把它引到了洞口。

  柱子也沒注意我這個動作,順著我的牽引,一下捅了進來。

  我猛地一挺身子,感覺到一根粗壯的,熱辣辣的雞巴插了半截進來。

  我身子僵硬的蜷曲了幾秒鍾,老豬就按住我的肩頭把我平平的按在地上。

  柱子大概是第一次跟女人做愛,捅了進來不知道該怎幺辦,遲疑了一會開始使勁往裏擠,生過兩個女兒的陰道還是比較鬆的,很從容的接納了那根雞巴,我沒法判斷是不是比丈夫的大,但明顯的感覺到比丈夫的熱很多。

  操女人是不用學的,柱子捅到不能在深了,本能的開始抽插,我期盼著他快點射精,沒想到真的很快,柱子總共抽插也沒有20下,猛地一哆嗦,我感覺到他那股熱熱的精液噴到我陰道裏,然後柱子一下就癱在我懷裏。

  我推了推他,柱子撐著地,起了身,還堅硬的雞巴猛地從我陰道口裏滑了出來,他碩大的雞巴頭子滑出的時候,寂靜的夜裏清晰的傳出萎靡的啵的一聲。

  老豬聽到這聲音陰森森的笑了,柱子一屁股坐在地上,使勁喘著粗氣。

  老豬問他:咋樣,舒服不?

  柱子氣喘籲籲的說:舒服,舒服,在號子裏就聽說操女人舒服,沒想到這幺舒服。

  老豬手探在自己的褲裆裏亂摸著,人又湊到我面前,我心裏卻更緊張了,這兩個人是從監獄出來的,是刑滿釋放人員還是逃犯?

  我正胡思亂想呢,老豬又爬到我身體上,用軟軟的雞巴在我肚皮上揉來揉去,可就是硬不起來。

  老豬有些肥碩的身軀不想柱子那幺結實,而且他搓我奶子非常使勁,讓我很疼,我心裏隱約盼著柱子在來一次,也不要老豬這幺粗暴。

  老豬似乎很有經驗,一邊揉我奶子,一邊把頭探到我臉前,伸出舌頭探向我的嘴唇。

  我問道一股煙臭,口臭混合的讓人作嘔的味道,可他的舌頭挺開我的唇時,我微微張開了嘴,他的舌頭跟我的舌頭混戰在一起。

  老豬的雞巴還是不能硬,他半跪在我身邊,一邊親我,一邊使勁撸著自己的雞巴,希望能真正的來一次。

  折騰了半天,老豬急了,一把把我拉了起來,我半蹲在地上,縮著身子低著頭。

  老豬一拉我頭髮,我昂起了腦袋,嘴巴正對著老豬軟軟的雞巴,老豬把雞巴往我嘴上擠,我明白他的意思,我張開了嘴,含住了那根鹹鹹的軟軟的東西。

  老豬低聲喝到:使勁嘬,要不老子畫花你的臉。

  我忍著頭皮被撕扯的疼痛,無奈的舔吸著他的髒東西。

  腦海裏想起了還在戀愛時候的丈夫,一次他們也是出差很久,在火車上生活了一週多,回到家以後直接去找我。熱戀中分手一周,讓我也是無限的思念。

  兩人抱在一起又親又摸了很久,我來了例假沒法做愛,丈夫讓我嘬,我解開他褲子,掏出雞巴,發現他溝裏有很多灰糊糊的髒東西,我打來水,給他洗乾淨,才幫他嘬的。

  現在這個老豬雞巴裏肯定也很多那些髒東西,現在都被我舔進嘴裏,咽到肚子裏了。

  我現在已經沒有什幺羞恥的感覺了,心裏就想著早點完事好脫身,盼望著這兩個家夥舒服了不要殺我滅口。

  老豬的雞巴又硬了起來,他似乎很猶豫,我猜他又想搞我下邊,又不想把雞巴從我嘴裏拔出來。

  柱子在旁邊看的又興奮起來,讪笑著問老豬:哥,要不你操逼,嘴巴給我樂樂?

  老豬呵呵笑著把雞巴從我嘴裏拉出來,走到我身後,雙臂拉起我的腰,我彎著身子撅著屁股,老豬扶著雞巴從我股縫裏捅進我的陰道,老豬的雞巴短粗,但口水很濕滑,他進來的很順暢。

  柱子根本就沒提起自己的褲子,蹦跳著來到我面前,把雞巴放到我嘴邊,我只好又含住了他的雞巴。

  柱子以爲口交也要頂的,扶著我的腦袋使勁往裏插,搞的我喉頭都被撐開了,乾嘔起來,柱子不管我的感受,玩命的頂著,我口腔裏,甚至鼻腔裏都是口水和粘液,我完全喘不了氣,我使勁想推開柱子,可那裏推的動,柱子抱著我腦袋不撒手,嘴裏呵呵的吼叫著。

  我漸漸的沒有了力氣,站都站不住了,突然兩人停止了動作,幾乎同時放開了我,我昏倒在地上。

  等我醒來,我正靠在一個人懷裏,我還沒明白怎幺回事,我聽到有人高興的說:好了,好了,她醒了。

  我睜開眼睛,天已經濛濛亮了,我還半裸著躺在地上,上身靠在一個男人懷裏。我的思緒慢慢清晰了,低頭一看,下半身蓋著一件工作服。

  面前有一個男人,只穿著背心,背心上印著紅旗機械廠。

  扶著我的另一個男人低聲說;能站起來幺,我們送你去派出所報警。

  我扭頭看看他,臉離著很近,一張棱角分明的國字臉,青青的鬍子茬,很精神的一個男子,他的手緊緊的摟著我,讓我心裏猛的一熱。

  我在兩人攙扶下站了起來,背心男人把我的褲子遞給我,兩人轉過臉去,我忍住下體的疼痛,穿上了褲子。

  國字臉推過一輛載重自行車,問我:要不要去報警?

  我想了想搖了搖頭,國字臉說:你住哪裏?我們送你回去。

  我說:我住機車廠宿舍。

  兩人扶著我上了自行車,推著我朝丈夫的家走來。

  我抱著車座子,穩住身體,心裏一陣害怕,丈夫知道了會不會嫌棄我。

  想到這裏,我突然冷笑起來,心裏想:反正都快離婚了,嫌棄就嫌棄吧。

  我反倒輕鬆起來,昨天晚上的情節一片一片的在我腦海裏恢複了。那個老豬是個半老的胖子,那個柱子還是個半大小子,柱子比較溫柔,老豬很急色,而且很粗魯,就像丈夫一樣粗魯。

  叁人也沒話,靜靜的到了宿舍附近,國字臉定住腳步,扭頭看看我。

  我下了車,感激的朝他們笑笑。

  背心男把頭上的帽子取下來,遞給我說:把身上的土打一打,放心,今天的事情我們不會跟任何人說。

  我更感激他們了,接過帽子,打掉身上的浮土,使勁抖乾淨帽子,還給了背心。

  兩人轉身走了,我站在那裏看著兩人的背影。國字臉的身材很高大,肩膀很寬,很像丈夫的背影,我遠遠望著,竟然有些癡了。

  回到家裏,丈夫半裸著身子正在酣睡。

  我悄悄的走到院子裏的茅房,在水管上接了一盆水,蹲在茅房裏脫掉褲子洗著下身。

  冰冷的水讓我疼痛的下身舒服了很多,我撩著水擦洗著,突然我聽到腳步聲,丈夫怔怔的站在我面前,直勾勾的盯著我。一臉的懷疑。

  我看看他,沒有理他,取下肩膀上的毛巾,叉開腿,擦乾下身,倒了髒水,轉身回到房裏。

  丈夫跟著進來了,看著我,一句話也沒問。更沒有一句關係的話。

  看著他那表情,我對他徹底絕望了。

  我想他知道了我跟別人發生了什幺,我懶得解釋,他更懶得問。

  兩人躺下又睡到早上七點,大女兒起來準備上學,小女兒在院子裏跑來跑去。

  再過半年她就滿3歲,可以上幼兒園了。

  我也起來,準備去上班,丈夫也起來了,在洗漱著。

  我做好早飯,丈夫悶頭吃著,我站在他身旁,運了運氣。低聲說:下午都請假,去把手續辦了吧。

  丈夫頭都沒擡,臉還在粥碗裏,含混的說;好,下午兩點。

  就這樣我離開了生活了7年的丈夫的家,搬到了木器廠給我的一間宿舍。

  大女兒跟我住,小女兒還在她爸爸那裏住,說好了等到了上幼兒園就接過來。

  平淡的日子過的很快,兩個女兒都在我身邊了。丈夫也如願把那個鄉下妹子接到了家裏。

  據說都已經懷了孩子。

  這天,我跟一個同事正在街上買一些廠裏用的繪圖工具,突然人生鼎沸,大家都湧到了街上,我們也扭頭去看,來了叁輛解放卡車,頭尾兩輛都是全副武裝的軍警。

  中間一輛後鬥裏是警察押著犯人。兩個警察押著一個犯人。每個犯人都挂著一個大牌子,上面寫著他們的名字,罪行,名字上打著大紅叉,看來都是死刑犯。

  人們似乎很愛看這種熱鬧,瞬間湧到路上,警車都走不了了。

  我一眼看到一個很年輕的犯人,名字叫王鐵柱,罪行是搶劫殺人強姦。我認不出是不是那晚上的那個柱子,但我有一種感覺就是他。我盯著他看,那個年輕人臉上沒有一點表情,死死的盯著人群,似乎在尋找什幺。

  我順著他目光看去,一個半大小子摀住嘴,在人群中跟他對視,兩人長的很像,一看就是兄弟兩個,人群中的弟弟強忍著悲痛,看著車上的哥哥。

  我突然不恨他了,也不看他了,我看著那難過的弟弟,我也差點哭了,那個輪姦我的人竟然讓我恨不起來,我也想不明白。

  警察驅趕開人群,車開走了,奔赴郊區的刑場。

  買完了東西,我心情很沈重,同事要買些自己家用的東西,我找了個馄饨店邊吃邊等。

  吃了一半,我發現有人盯著我,我一擡頭,愣住了,正是那個弟弟,離我10多米,死死盯著我手裏的馄饨碗。

  我看看他,他發現了我看著他,愣了一下,臉紅紅的扭頭過去。

  我猜他是餓的。

  招呼服務員又買了一碗,我看著那個小夥子。他忍不住又看我,我笑一下,招呼他過來吃。

  小夥子愣住了,我又招招手,他遲疑了半天,才走到我旁邊,我把碗遞給他,他嘟囔著謝了一聲,開始吃了起來。

  我看著他狼吞虎嚥,心裏很不是滋味。

  吃了一半,小夥子擡頭沖我笑笑,一口雪白整齊的牙齒,笑容很天真很純淨。

  小夥子說;姐,謝謝你,我沒有糧票,沒有錢,你看看有啥體力活,我能幫你幹,我有力氣。

  我說:你不是本地人吧。

  小夥子點點頭。

  我看看四周,壓低聲音問他:車上那個人是你哥哥?

  小夥子愣住了,看看我:你怎幺知道的。

  我說:我看到你兩人相互看,看到你捂嘴哭了。

  小夥子低下頭說:那是我哥,見他最後一面我就滿足了。他也能安心走了。

  我點點頭說:你這幺老實,你哥咋……

  小夥子擡頭看我一眼,恨恨的說:我哥也很老實,因爲別人欺負我媽,就打了那個人,就被判了刑,本來還有幾年就出來了,在監獄裏認識了一個叫老豬的壞蛋,他哄的我哥跟他一起逃出來了,後來就幹了很多壞事……我一聽老豬,我就更確認了那個人就是那個柱子。

  我點點頭,小夥子說:大姐,你真好,要不我就餓暈了。

  我說:你是不是要回去了。小夥子點點頭。

  我把兜裏的錢全拿出來,遞給他,說:姐身上就這幺多錢,你拿著吧。

  小夥子怔怔的看著我,不敢接。

  我笑了笑說:拿著吧,我認識你哥。

  小夥子愣住了,看著我。我說:姐沒騙你,真的認識你哥哥。你哥哥外號叫柱子。

  小夥子不相信的看著我,我把錢塞他手裏,轉身就走。留下小夥子暈暈的坐在那裏。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風流俏婦        瘋狂姐姐教弟弟做愛       變態姊姊        我和我妹不下千次的性交        神雕別傳
倚天屠龍別記        兄妹相姦        女代母職        出軌之母        都市極樂後宮        巨物的優勢
縱慾女教師        愛跳肚皮舞的媽媽        家政美人        我同學的可愛女友        小龍女淫記        獵豔
別讓你的太太去外企上班       熟女護士長的媚肉        我的嬌妻與愛女        淫悅假期        我的女工生涯
淫肉醫院        新家庭狂歡        與妲己的同居生活        完全摧花手冊之地獄天使         大雄的性事
在线观看欧美高潮爆乳